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

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

今年是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也恰是我学大唐盗帅笔趣阁医、从医的七十年,伴随着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也由当初的医学生逐渐成长为仁济医院的一名普外科医生。回顾过去几十年的学习工作,“修医德,行仁术”的仁济精神已深入我心。

王平治

峥嵘岁月 传承发扬

1949年高中毕业时,有感阴埠于白求恩大夫的事迹,我怀揣着满腔热情报考了上海同德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玄门透视神医学医学院),希望成为像他那样的一名救死扶伤的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外科医生,在实习医生分科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仁济医院外科,获得批准,梦想成真!当时选外科的女同学很少,而进入仁济外科的只有我一名女生。

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
刘官金

外科小组(第一排右二)

仁济医院是我国最早建立的现代化西医医院之一,它的发展离不开医、教、研各方面制度的完善。50年代初,那个医疗资源还是比较匱乏的时期,我们医院就已经具有了较完备的专科设置及人才培养制度,并且拥有着一批优钟伟强毕夏秀的带教老师,比如兰锡纯、邝耀麟、董方中、何尚志、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王一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山、叶衍庆、王以敬、周锡庚、黄铭新及江绍基等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同时他们又是建国早期各学科的奠基人。他们学识渊博,技术精湛,言传身教,治学严谨,理论联系实际,治病救人,积极负责,为全面培养年轻学生建立了住院医生的轮转制度。住院医生的培育传统,看起来也是仁济的一种传统,现在已经推广到全国,我真的很自豪,我们仁济医院在医学教育历史中的地位,就是通过这样的一点一滴而积累起来;我们仁济优秀的传统和精神,也是在这种言传身教中,得到传承和发扬。

王平治(第一排左四)、兰锡纯(细腿大羽第一排左三)、

邝耀麟(第二排左一)

言传身教 全面培养

实习期间的王平治

记得第一次进手术室时,我还是长发飘飘,带教老师说女医生有辫子不适合手术室的工作,我晚上就决定,第二天便将辫子剪掉,所以至今都留着干练的短发。那时外科的兰锡纯教授及邝耀麟教授对所有细节都是一丝不苟、严格要求,从洗手、消毒、打结到手术的难点、要点都悉心教诲。董方中、兰锡纯、邝耀麟这样的医学大师曾教导我“要想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就必须要有过硬的本领”。当时,我还是住院医生,白天查房、手术,夜里看书、研究病历,内科外科的年轻医生也会在一起讨论,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其实也是在仁济这个环境中不知不觉形成的。从住院医生到主治医生,我一直住在医院里,做了外科总值班后,仁济医院大大小小的急诊手术几乎都同志故事参与。后来,年资高了,就搬到了昭通路,住在医院对面,几乎每个急诊手术也都会叫到我。说实话你让我下班出去明氏优然清吃饭喝茶,我其实觉得更放心不下那些病人,正如兰锡纯教授所说“真正的把救死扶伤的口号变成了习惯”,所以只要病人有需要,我就会一直坚守在临床一线,随叫随到。老师们也经常告诫我们治病的原则是尽量用最简单的治疗办法解决患者的痛苦,减少创伤。董方中教授能在局麻下做乳房全切除术,疝修补术,效果甚好。在这些老师言传身教的感染下,我当时也尝试在局麻下为一位六岁的女孩切除了她多余的第六脚趾,使她达到了想穿红皮鞋的愿望。这些大师们的言传身教教导了我们这一辈人,我也把这种“仁济做法”教导年轻医生,为的就是让更多的病人得到救治,同时也使得仁济精神能够薪火相传。

当时院领导和带教老gai爷只认钱师们要求我们:“医院如战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要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必须有过硬的本领”,因此对我们这些年轻医生进行了严格、全面的培训。加强基本功锻炼,例如:静脉穿刺补液、三precious,与共和国共成长 | 王平治:学医从医70年,修医德行仁术,贺联大常规检查、石膏包扎等,撰写的病史必须经全院评定优劣。各科轮转期间,我在胸外科时做过二尖瓣分离手术,在骨科时做过截肢术,在泌尿外科时用过膀胱镜、做过回肠代膀胱术等等,这种全方位的培养模式让我的女星性感外科技术更加全面,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对我后来从事结直肠外科事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骨科轮转期间合影

王平治毕业证书

仁心仁术

着眼术后患者生活质量

我院普外科当时收治的胃肠疾无限极养生操病较多,为了更加高效地进行胃肠道切割吻合,我们较早地开展了管状吻合器的应用,进而利用吻合器完成了超低位直肠癌的保肛术他信女儿,设计提出“利用臀大肌重建肛门括约肌”,极大的改善了这部分患者群体的生活质量。每每郭起月老师在门诊看到,手术后20年以上的病人回到我这里,和我说:“王医生,我肛门功能很好!”这句话时,或许其他人感觉不到,对我而言是极大的鼓励和由衷地高兴,我很希望这项技术能继续下去,造福更多的患者。

手术中的王平治

邝耀麟(左)、江绍基(中间)、王平治(右)

与时俱进 开拓创新

建国七十年了,我也学医70年了,经历了建国以来疾病谱的变化,对此也深有体会。从以前的血吸虫病、门脉高压症到现在结直肠疾病增多,仁济外科调整发展方向,我从早些时候参加“切脾队”,到后来抓住形势利用吻合器发展保肛手术,实现了直肠癌超低位切除吻合,目前科内用展寸诚微创和机器人手术的流行。所以对于关键技术,我一直追求的是要树立“别人有的,仁济应该有,别人没有的,仁济也应该有,但是关键的关键,就白居秉是病人真正需要的,仁济必须有!”的信念。改革开放后,我们也逐渐增加与国外同行交流的渠道,只要有机会就组织参加学术会议,与当时在肛肠方面有较高水平的日本高野医院定期蚊子静交流,并派出科内医生出国学习。

回想起自己的成长,读医生涯,我希望年轻人能理论联系实际,学习老师们的医德医风,各取所长,勤奋 、努力工作,学好本领的同时也做个时代需要的好医生,注意服筛组词务态度,做好解释工作,“仁心、仁术 、仁爱、仁德”的仁济精神需要传承和发扬,我们这辈人最自豪的,不是我这辈子看了多少病人,而是看到一辈辈的年轻人能踏着我们的足迹明确前进的方向,使医学事业不断发展和传承!

编 辑:

秦 骏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